阴阳天师第三百六十章频繁使用的后遗症

来源:白城互联网平台 2020-07-11 17:35

阴阳天师 第三百六十章 频繁使用的后遗症

出现的这人,居然是童英,这位鬼差我确实见过,我愣了有三秒,站起身来,既然能见到熟人,那再好不过了,我微微一笑说:“好久不见。复制址访问”

“是啊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童英亦是含笑,仿佛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他对身后的鬼差挥了挥手,示意这里没事,去忙别的地方吧,这里他会负责。鬼差们对视了一眼,纷纷离开了。

童英走到病床前,看了病人一眼,皱了皱眉问:“余晖,你怎么会来?是接到委托来解决病毒的事?”

“不,是因为其他的事。”我诧异,难道刚刚那三个鬼差没有告诉他,我只有将来此的目的跟他说了一遍,“就是这样,本来我打算回来看看,然后直接去地府的,只是没想到发生了这些事,所以来医院查查病毒的事,再经过鬼差前往地府。”

“去地府是没问题,我可以带你去,不过,这病毒危害极大。”童英有些担忧,若是被传染上那就糟了。

我摇头,再将我试病毒的事说了一下,说:“这病毒虽然厉害,但伤不了我,无需太过担心。”

听到我拔出病毒,童英不由一愣,他还没有见过有人能做到,连忙问:“此话当真?那你有没有可能解决别的……”

“不能。”我摆手打断了他,“我只能自保,对别人无能为力,真是抱歉。”

“真是可惜。”童英摇头叹息。

我说:“能否先带我去阴间?”

童英想了想问:“我必须回去通报一声,因为阴间由于病毒的事戒备森然了很多,而且正在商议关闭连接人间界的通道,很不方便带普通人出入。”

“哦,我可以等。”我是无所谓,可以趁这个时间了解一下病毒的来源。

童英招来几个同事,与我打了个招呼消失在原地。

小黑懒懒地说:“趁这个时间了解一下你离开的期间发生了什么吧。”

“呵呵,你居然跟我想到一块去了。”我笑了笑,忽然感觉有人开门,回头看去。却见门被打开了,令狐星当先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慕月,还有丁远,是丁远。

“嗨,余晖。”丁远打招呼。

“是你啊,过来不怕传染的吗?”我一拉椅子。重新坐了下来,懒散地伸了个眼。看着他们。丁远啊,真是许久不见了呢,可样子还是贱兮兮的。

丁远蹑手蹑脚走了过来,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啊哈,你还是老样子啊,回来也不吭一声,太不够朋友了吧,李前辈知道了吗?我马上通知他。”

“不用啦。”我摆了摆手。此时哪有那个时间去见他。

丁远点点头:“也对哦,慕月刚刚把你的事告诉我了,说你要去地府,还有很多安排,哎呀呀,大忙人啊,这两年赚了不少吧。哥们最近手头有点紧。”

“你妹!”我嘴角抽了抽,这混蛋死性不改啊,我拍掉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,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,走到令狐星与慕月面前。说:“帮我找一间净室,我要找找病毒的来源。”

“不是吧。”令狐星震惊,“小子,你想死啊,连续使用会让你身体吃不消的。”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知道,当初我在南城使用过。而且连续七天,再就是林琼的宅院,以及茅山。其实,搜索记忆、耗损灵力都是小事,真正严重的是吸收那些记忆。人的一生,都是不断的经历,不断的学习,然后再快速的忘记,因为只记不忘,大脑会无法承受。

慕月有些不解地瞟了令狐星一眼,不明白什么意思,说:“好的,主人这边请。”

令狐星拉住了我,冷漠地说:“我不会让你这么做。”

我默默看着他说:“本来我是不想管,可如果我不管,这个城市在不久将来一定会成为死域,可能还会以本市为中心向附近城市蔓延,最后无法控制,那种后果不是你我能想到的。”

“可、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了,去秦朝无非是为了救一个人,可眼下,是为了人类。”我拍了拍令狐星肩膀,与慕月走了出去,在慕月的领路下,走进一间无人的房间。

慕月问:“这里行吧?”

“很好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令狐星一本正经说:“我阻止不了你,你自己小心一点,千万别逞强。”

我关门对小黑说:“童英来了让他等着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小黑淡淡回应。

砰!

门被我关上了。

丁远莫名其妙:“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,自从知道病毒我们就开始查找病毒源头,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,余晖会有什么办法……啊,对了,我知道了,原来如此,差点把那招忘了……我们先去楼上与宗纬汇合,我必须给李前辈打个汇报一下。”丁远显得很是激动,飞快出去了,一边走一边找号码。

令狐星叹了口气说:“只有这样了。”

……

这时,我感觉到他们走远,转过身来,走到房间中心位置,坐了下来,调动全身灵力,使其行大周天循环,却发现身躯隐隐作痛,大脑有些恍惚。

我明白这是后遗症,我使用的次数太多了,先不说消耗灵力,只是身子和脑神经就受不了。

“呼!”我呼了口气,有些沮丧,还是因为自身太弱了啊,如果能与天机录彻底融会贯通,或许会解决后遗症的麻烦。

不过,既然说出口了,不能不做啊。

我小心翼翼调动黑色灵力,护住心脉与大脑中枢,手按在了地板上,运转黑色灵力,自掌心溢出渗入地板,黑色灵力如涟漪一圈圈波荡开来,覆盖整个医院,乃至每一寸地步,包括地下空间。

我闭上了双眼,加大力道,黑色灵力疯狂倾泻,不断渗入地下,向医院外,向整个城市蔓延。

无数记忆片段如洪水般涌入我脑海。

“呜!”我咬紧了牙,快速剥离着,无用的记忆飞快剔除,让脑海舒服一些,心中暗暗发誓,从今以后这种能力能不用尽量不用,该死,真不知道当初自己脑子发什么神经,莫名其妙领悟这种怪手段,果然是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啊。

时间一分一秒流逝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心中一动,不禁大喜:“就是这个!”

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湖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梅州白癜病医院
骨关节病